追蹤
★披著羊皮的狐狸
關於部落格
主:ONE PIECE-
副:SOUL EATER/刀語/逢魔時刻動物園/JOJO
  • 357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第一次拿到的路賈文啊!





 Title:獵物

 

 

CP9的任務就像是獵人在追捕獵物一樣,有時候出乎意料的需要耐心。

好比這一次的任務,一出就是五年。

五年,五年的時間,足以改變許多事情。

比如說讓一個人愛上另外一個人。

 

但是這一點,當初根本沒有一個人想得到的。

 

 

某日午後,難得看見CP9全員聚在一起閒聊的光景。

 

「喳吧吧吧吧,我告訴你們呦!今天凱瑟琳做了蛋糕要給我們吃呦喳吧吧吧吧!蛋糕在賈布拉那邊喳吧吧吧──!」

梟突然的天外飛來一筆,讓其他人一瞬間都安靜了下來。

 

「……凱瑟琳是誰?」CP9的領導人羅布‧路基瞇起眼、面無表情地開口。

他一向討厭正在討論的話題突然莫名其妙地被人打斷這種事情。

 

「煮飯的小姐,每次賈布拉看到她都會跟她撒嬌,要她多給他一塊肉。」

「卡古──!你少在那邊亂講!她看到你明明也會多給你一道菜!」聽見卡古的回答,賈布拉像是被針扎到一樣地跳起來澄清。

 

「……哦……,」路基一出聲,大家馬上又安靜下來了,「她為什麼要做蛋糕?」

其實路基表現得很明白,他對那個蛋糕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因為他正冷著一張臉在晃動手中的那只高角杯。

 

坐在一旁的卡莉法推了推配有淺藍色鏡片的眼鏡,她瞄了一眼賈布拉才開口:「為了替路基你送別。因為明天開始我們就要為了任務前往水之七都島了。」

 

「無聊。」路基冷笑一聲把高角杯放到桌上,漫不在乎地換了個坐姿,「就只是為了這種小事?」

 

「欸!人家凱瑟琳也是特地為了你做蛋糕啊!你幹麻蹧踏別人的心意!」賈布拉聽了又開始哇哇大叫了。

 

從以前就是這樣,只有賈布拉敢跟路基對嗆或是找他的碴;不過其實大家都覺得應該只是賈布拉自己嘴賤愛找別人麻煩而已。

明明年紀是最大的,卻最愛跟別人鬥嘴。

 

當賈布拉這麼開始嚷嚷時,大家馬上就跟著知道了;平常冷漠到像是冰塊一樣的路基接下來一定會接下賈布拉的戰帖,然後開始和賈布拉吵架。

 

果不其然,只聽見路基冷笑了一聲:

「哼,就只有野狗才會這樣老是把別人送的食物當寶一樣,我就說了我不屑那種東西、你管得著我嗎?」

 

路基這樣一回嘴,搞得賈布拉更加生氣了。

 

「混帳!就只有臭貓妖才會這樣欠扁!老是把自己當做神一樣臭屁!臭小鬼!你不要以為你是CP9裡最強的就可以這樣把其他人都不放在眼裡喔!」

 

聽到關鍵字「野狗」跟「貓妖」,大夥兒很明白,這兩隻又要開戰了。轉眼之間路基和賈布拉就各自轉換成動物系惡魔果實的動物型態了。

 

「給我過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你這個臭小鬼!」

換化成為狼的賈布拉氣呼呼地對著路基咆哮、然後往交誼大廳的門外走去。

「正合我意……。」豹型路基跟著冷笑。

 

接著,他倆便完全無視其他人的存在、逕自撇下大家直接離開了大廳。

 

 

 

「……喲喲咦,賈布拉怎麼老愛跟路基吵架啊!明明就一把年紀了還這個樣子!」

隈取一臉嚴肅地揮舞著手中的金屬長杖,但講出來的卻只是風涼話。

不過CP9的成員基本上都是這種調調,對於賈布拉和路基老愛針鋒相對的情況也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所以聽見隈取這樣一說,大家馬上就跟著點頭附和。

 

「這就是為什麼長官不把賈布拉也派去水之七都島的原因吧。」首先發難的是卡莉法。

「嗯,而且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打贏路基不是嗎?還老是愛找他打架。」布魯諾跟著補了這麼一句。

 

聽見布魯諾和卡莉法的精闢見解,大家又跟著點了點頭;只有卡古,他看起來不太開心地拉了拉帽子的邊緣、喝了一口茶。

 

卡古默默地沉思了一會,緊接著開口了:「因為賈布拉是受吧?」

他的這一句話,馬上就讓大家消音外加傻眼地瞪向他;而這個突然降臨的沉默,大概持續了有五分鐘之久吧。

 

一直到卡莉法忍不住推了推眼鏡,下了這麼一句評論:「卡古,你這是性騷擾。」大家才終於噗哧的一聲笑出來。

 

「哈哈哈,反正賈布拉也不在啊。」

「如果他在的話肯定又會找你鬥嘴了,卡古。」

「有什麼關係,老朽說的都是事實啊。」

 

「哎,這種事情就先別說了,倒是為什麼凱瑟琳會知道我們為了任務要出差的事情?」多少察覺到卡古不爽的心情,布魯諾很老練的把話題給轉移了。

 

「喳吧吧吧吧,因為我前天在餐廳的時候跟她說的喳吧吧吧吧──。」

眾人這一聽,無一不瞇起眼、快速地將視線轉到梟的臉上。

 

「…──賈布拉知道一定會把你揍死的,梟。」

「喲喲咦──,在那之前賈布拉會先被路基修理,所以不用擔心。」

「沒錯喳吧吧吧吧。」

 

看來大家對於賈布拉的能力和個性都非常了解啊。

事實上的確也是這樣,大廳外的兩隻大型動物的爭鬥過沒幾分鐘馬上就分出勝負了。

 

 

 

門外,路基的左手手臂用力地抵著賈布拉的喉頭,光靠他的臂力便足以將賈布拉壓制在牆邊了。

 

這一戰根本就是賈布拉單方面的被路基壓著打。兩人打拳打腳踢的外傷只有出現在賈布拉的身上,路基本人則是安然無恙、完好無缺。除此之外,賈布拉還挨了一記路基的六王槍。縱使他本來就保持著鐵塊在跟路基對戰,但路基這一招衝擊真的太強,導致他還是不免被震得咳出了血。

 

在賈布拉確定戰敗的那一瞬間,兩人便同時恢復成人型。

 

「明明知道一定會輸給我,你怎麼還是老不服輸?」路基面無表情的問。

「誰像你每次都那麼卑鄙用尾巴纏住人啊!混帳!你就不要耍這種戰術,堂堂正正的用六式跟我打啊!」

 

賈布拉硬是這麼反唇相譏,但只是被路基簡單的一句「兵不厭詐」就堵了回去。

盯著賈布拉嘴角的鮮血,路基瞇起眼,壓低身體靠近賈布拉。

 

「你的力量本來就比我弱,就算純粹用六式你也還是贏不過我吧?」

「噫──!!氣死老子我了!你這個臭小鬼!給你點顏色你就給我開起染房了嗎?!我告訴你!我只不過是不想跟你太認真的打!你少在那邊…──」

 

「那還真是剛好,」路基陡然沉聲打斷賈布拉的抗議:「我也懶得把時間浪費在跟你認真打架。」

 

這一句話讓賈布拉噤聲。

因為他突然意識到路基已經靠得他很近了。只不過老實說,就算這個時候他才終於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接觸是不是不太平常也已經來不及了。賈布拉瞪大了眼,看著近距離的路基的臉。

 

突然跟路基的深沉黑眸四目相接,賈布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他只是愣愣地張著嘴卻說不出話;反觀路基,看見賈布拉的呆然,他只是淡然地扯開嘴角、將身子再壓低一些。

然後,他就這樣貼近賈布拉,伸出舌頭,舔去他嘴角的那些鮮血。

 

「給、你給我等一……」

 

驚覺路基對自己做出的行為,賈布拉反射性的伸出拳頭準備攻擊;但就像路基所說的,賈布拉的力氣根本比不過路基,只見路基輕輕鬆鬆地就把賈布拉的兩手抓住,甚至為了避免他再反抗,路基乾脆直接將自己的身體壓到他身上,而這樣的動作又讓他們兩個的距離直接變成零了。

 

路基似乎完全不打算讓賈布拉有對他的行為產生反應的機會。

 

「…你喜歡凱瑟琳?」

 

他離開賈布拉的嘴唇,一臉淡漠地質問賈布拉。

不出路基所料的是,一聽見他這樣問,賈布拉馬上漲紅了臉大聲否認:「我才沒有!」

 

「那你幹麻那麼介意我要不要吃她的蛋糕?」

「我……,那是因為…──」賈布拉似乎愣了一下。

「因為你喜歡那女的?」

「啊?我只是因為她專程做蛋糕給你、覺得你不應該這樣浪費食物而已欸!幹麻講的一副我好像喜歡女的一樣!」

賈布拉這麼一回嘴,路基馬上就露出計謀得逞一般的得意冷笑了。

而這一笑,馬上又讓賈布拉激動地叫了起來:「啊啊啊!不是啦!我本來就喜歡女的沒錯啊!」

 

看來這時候任憑賈布拉怎麼澄清都沒用了,路基抬起眉尾,看起來總是像在鄙視人的冷眸掃了賈布拉一眼,接著他一把揣起賈布拉。

 

「看在你剛才主動投懷送抱的份上,我可以吃那塊蛋糕。」

 

「啊?」看來賈布拉似乎連自己應該要掙扎這件事都忘了,被扯著衣領的他只是滿臉怒氣地向路基抗議:「欸!等等!你少講的我好像是主動找你出來親熱的一樣!明明剛剛是你突然壓住我的才對吧!」

 

「哼,」路基又用鼻子哼笑了一聲,「每次都知道會輸給我、卻還是硬把我找出來的你,不就是為了要跟我單獨相處才只好用這招嗎?」

 

「什…──,誰想跟你單獨相處啊!臭小子!你真的是很欠揍!」賈布拉的抗議完全不被路基當作一回事,看到賈布拉完全拿自己沒輒的樣子,路基的心情似乎明顯變好了。

於是路基放開手。

 

「我明天就要出發了,你可別因為太想我而隨便找別人發情啊。」

 

「發…──!誰會亂發情啊!你才亂發情!死貓!還有!給我聽清楚了!我喜歡的是女人!」

 

敗家之犬的吠聲絲毫沒有影響到路基,他抬眉看了一眼賈布拉、便轉身往大廳方向走回去。

 

「欸!聽到沒!老子我喜歡的是女人!女、人!」賈布拉還在咆哮。

 

白癡,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推開門,進入大廳之前,路基忍不住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那已經是五年前的往事了,路基心想。

當時誰也沒想到那個任務竟然會讓他們花了五年的時間。

 

坐在房間裡,路基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神情有些不悅的瞇起黑眸。他完全沒想到回到司法島後就聽見某個人向女人告白被拒的消息。

 

其實賈布拉是不是真的喜歡女人他才懶得管,但他不爽的是那個女人的名字他好像在五年前也聽過。對於五年前他口中說著沒興趣、但在這五年之內竟然讓他愛上她了這種事情,路基覺得很不爽。

 

沒錯,他覺得真的很不爽。

路基把酒杯放回桌上、伸手改拿起電話蟲。

 

但在他真正撥出號碼之前,房門就被打開了。

 

「呃、路基先生,斯帕達姆先生傳喚CP9全員到大廳集合,同時他還向您們下達了「草帽一夥人」的完全抹殺命令…──。」門口的小兵帶著戒慎的口氣向他報告。

 

路基淡然地瞥了一眼小兵,然後將話筒放回原處。

「知道了,馬上過去。」

 

…──從來沒有一個人敢侮逆他的。

 

不管是交談時的口氣或是互動的行為舉止都一樣,大概在整個政府直屬秘密間諜機關當中,沒有一個人敢用找碴或是很嗆的口氣跟他說話的吧;因為要是真有那種人,大概馬上就被他的冷眼回視給嚇死了。

 

但是只有賈布拉敢這麼做。

沒錯,打從路基有記憶以來就是這樣,只有賈布拉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和他鬥嘴,然後每一次都還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而路基心想,一定是因為他對他太有耐心了。

 

沒錯,這個白癡到現在一定還沒有發現,他早已經把所有的耐心配額都好心的送給了他;但沒想到只不過才過了五年,他竟然是用這招來回報他?

所以說,路基心想,欠揍的人到底是誰?

 

路基臉色森冷地看著大廳的木門,緩步往前走。

 

其實他從以前就覺得不管是情報員或是殺手這種工作,真的就像獵人一樣。

對待獵物真的不應該客氣的。

想要的東西,就要狠狠抓牢才對。

 

看來他還是要直接一點才對吧,對付這隻笨狗的話。

沒錯,等他收拾掉草帽之後,他這次絕對不會再讓這傢伙那麼容易就全身而退的。

 

推開大門之前,路基就像隻終於鎖定目標的獵豹一般,眼底閃著異常的光芒,嘴角揚起、冷冷地笑了。

 

 

 

Fin.










超棒的對不對!對不對!!
中間那段好喜歡喔!兩人獨處哈啊哈啊哈啊哈(自重)
還有這句「我明天就要出發了,你可別因為太想我而隨便找別人發情啊。」
(欸)
重看好幾次都不會膩////
再次感謝澈圈給的文章
趕稿也要加油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